為何不能讓別人去啊? 
文/游宏湘       譯/ 白羊

 

 

我五歲的小兒,還記得那天我們躺在床上聊天嗎?我握著你的小手,盼能為離家的日子作一點補償。雖然我只離開了兩星期,但回來後又花了兩週休息和追回工作進度,因此我已一個月沒跟你好好聊天了。

緊握著你的手,我感受到你的傷痛。當我問你:「喜歡爸爸在家嗎?」你差點兒沒掉下淚來。你強抑制著問:「為甚麼你要常常離家?」「我兒,爸爸要去向人傳講耶穌的信息,你明白嗎?」我盡量讓聲音顯得自然及有理。

 為何是你
「但為何不能讓別人去啊?」你問我,同時想隱藏自己的傷痛。我兒,我實在給你的問題嚇著了。你緊接著問:「為甚麼一定要是你?」我嘗試解釋:還有其他人已蒙神召喚,也得要去;而假若一天神召喚你,你可能也要這樣做,且也要跟你的兒子解說啊。可是,這樣的論據對你來說根本毫無意義,而我完全沒怪你的不理解。

親愛的孩子,爸爸明天又要出門了。當我收拾行裝時,卻想起了你。我想起你會在腦海中重複問著:「為何不能讓別人去啊?」當我想到這個主日你坐在教會堙A再沒有人在唱詩時用手指把歌詞點著給你看,我心不禁悲從中來。我更不敢想像,你晚上躺在床上,雙眼凝視著天花板,心堭}記著我時,我卻在遠方忙著傳道或輔導。

我兒,你現在或不理解,可是,請讓我以文字寫下原委,說不定有一天,你終會明白,為甚麼爸爸即使千百個願意,留在家婸P媽媽和你在一起,卻還是不得不離開。我希望現在給你解釋,好讓我可釋懷,也盼一天你會讀到,並且明白。

 不是別人
你問:「為何不能讓別人去啊?」我兒,別人已曾作工了。祂來過,活過,四處傳道。祂捨棄了一切,好讓我們得著一切。祂死了,好讓我們活下去。

你問:「為何不能讓別人去啊?」我兒,別人已曾作工了。別人來過,活過,四處傳道。他們以戴德生、王明道、宋尚節的名字來過。他們為了我們的民族,丟下心愛的人,離開了自己的國家。他們為了信仰,在刀鋒與軍靴面前不肯折腰。

你問:「為何不能讓別人去啊?」我兒,別人已曾作工了。別人來過,活過,四處傳道。不同的是,這個別人並非你不認識的人,而是你所愛、渴望跟他一起的人。雖然他不配與上面那些聖徒並列,但是,召喚那些人的神也召喚了他。

我兒,這個別人就是你曾純真地問「為何不能讓別人去啊?」的那人。我兒,現在的你,也許今天想當消防員,明天則渴望成為警察;可是,我祈禱有一天,那個「別人」不是別人,而是你。

(作者曾任美國中信事工專員)